18禁又污又黄又爽的网站,18禁超污无遮挡无码免费网站,无遮挡十八禁污污网站免费

  • <ins id="pv0ko"></ins>
  • <dl id="pv0ko"></dl>
    <output id="pv0ko"><s id="pv0ko"></s></output>

        <output id="pv0ko"></output>
      1. 新聞資訊

        NEWS

        《大象席地而坐》

        2019年02月28日 11:21   錦黃影視

        又一個搞藝術的,死了才被人們知道。

        沒關系,不妨礙我也來吃一口人血饅頭。

        2017年10月,青年導演、作家、編劇胡遷(原名胡波)在北京的家中自縊。四個月后,他的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獲得了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(論壇單元),并且被第68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最佳處女作獎特別提及。

        柏林電影節的特別提及算是個安慰獎,獎杯也與眾不同——一座精致的大象雕像。胡遷的母親說,這個獎杯很貼心,“大象比熊大多了”。(柏林電影節的獎杯通常是熊)

        《大象席地而坐》是胡遷的遺作,也是他的處女作。據說胡遷自殺,是因為他不肯按制片人的要求,把影片的時長剪短。他堅持以4個小時的版本上映,差點失去了影片的署名權。

        因為胡遷的死,影片的版權最終回到了胡遷父母手中,也讓影片能夠完整的在柏林上映。據說制片商正在爭取讓影片在國內上映,也是4個小時,一刀不剪。

        目前國內還沒有機會看到這部影片,無法判斷質量的好壞。出于好奇,我看了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同名小說,這篇小說共五千多字,作者就是胡遷本人,收錄于他的中短篇小說集《大裂》里面。

        影片就是根據小說改編而來,不過小說的內容只占影片很小的一部分,故事發生的地點,也由臺灣變成了中國北方。

        據制片方說,影片由四個部分組成,最后留了個希望的尾巴。

        但是看完原著,我發現所謂的“希望”就是扯蛋,或者是影片為了過審修改了結尾,因為這個故事根本沒有希望,只有絕望,甚至感覺寫出這種文字的人,難怪會選擇自殺。

        這個“大象席地而坐”到底是什么意思,表達了一種什么樣的絕望?答案就在小說里面。

        小說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風格,有點像《三重門》、《草樣年華》這樣的頹廢文學,主人公沒什么本事,也沒什么道德感,他生活窘迫,靠朋友的救濟度日,還把朋友的老婆睡了,害朋友跳樓自殺。

        主人公的職業是編劇,也許投射的就是胡遷自己。他憤世嫉俗,像個刺猬,覺得玩木雕的民宿老板裝逼,對講方言的長途司機破口大罵,總之看誰都不順眼。

        不被社會接納的主人公,聽說動物園里有一頭坐著的大象,任憑游客怎么逗它,這頭大象也一動不動,非常有個性。

        “它他媽的就一直坐在那,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它,也可能它就喜歡坐在那,然后所有人就跑過去,抱著欄桿看,有人扔什么吃的過去,它也不理?!?

        靜坐的人類很常見,大象可從來沒見過。主人公很好奇,于是長途跋涉來到了動物園,翻過柵欄,發現了真相:原來這頭大象不是有個性,是它的后腿斷了。

        大象的腿怎么會斷?看完這個故事,我特地搜了一下新聞,發現斷腿的大象在東南亞一帶很常見,有的是踩了樹林里的地雷炸的,有的是被訓象師打的。不知道胡遷是不是也看過類似的新聞,才寫出這個故事。

        大象為何席地而坐?因為它被人類打的站不起來了。

        同樣是用動物隱喻人,我想到了王小波的《一只特立獨行的豬》。

        這個故事講的是農場里有一只公豬,也是非常有個性。別的豬都吃粗糠,它只吃細米糠;別的豬都被關在圈里長膘,它關不住,總跳到房頂上去曬太陽。

        這只豬本來是肉豬,但是它不甘心被煽掉、被屠宰的命運,于是它跑了,幾個成年人拿著獵槍都抓不住,最后它跑到了甘蔗地里,還長出了獠牙,變成了自由的野豬。

        特立獨行的豬跑向了自由,而席地而坐的大象呢,只能一直坐在籠子里,被人類觀賞。那個看到斷腿的主人公,本來想抱著大象哭一場,沒想到卻驚擾了大象,被一腳踩死了。

        所以,《大象席地而坐》不是一個關于反抗和希望的故事,而是在講無法掙扎的絕望。

        向往自由是一切動物的本能,如果可以的話,希望大家都能做那只豬,而不是那頭象。

        胡遷就把自己活成了故事里的大象,活成了一個死局。這個死局就是:想要站著把錢掙了,是不可能的。

        這個道理適用于各行各業,即使是好萊塢的大導演,也要對資本和市場妥協,頂多再出個導演剪輯版。畢竟你不能指望投資人和觀眾擁有和藝術家一樣的審美水準,也不能指望投資人用自己的錢陪你打水漂。

        像胡遷一樣憤世嫉俗的人有很多,但憤世嫉俗并不是把人推向絕望的因素,還有一個因素是窮。

        有的人靠憤青收獲了名聲,出幾本書也能讓日子過得不錯。其實胡遷也可以,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去接那個狗逼恐怖片拍,現在我也改裝個排氣筒橫穿馬路了?!?

        但是他太軸,一點都不想妥協,最后“卡里就三千多塊”,在三里屯遇見個女主播,得知對方被粉絲刷一個禮物就幾千塊,只能說一句“你厲害”。

        有人說,這是一個“笑貧不笑娼”的世道,其實古今中外都是這樣。

        搞藝術的也許都有點偏執,百度搜一下“自殺的藝術家”,能搜出一大堆,胡遷不是第一個,也不會是最后一個。為什么明明是個懸崖,也總會有人往里面跳呢?

        也許這種偏執,被寫進藝術的基因里面了吧。

        “滾吧,俗逼!”文藝青年罵向街上人來人往的凡夫俗子,等待著人們的反映,卻發現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。

        其它資訊:
        上一條: 《一出好戲》
        下一條: 《動物世界》
        地址
        上海市松江區北松公路4915號影視樂園南大樓1719室
        上海錦黃影視有限公司
        熱線
        電話:+86-21-58314188
        傳真:+86-21-58317113
        郵箱
        聯系:shjhys99999@163.com
        Copyright 上海錦黃影視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滬ICP備11041008號-1  技術支持:添信網絡  
        18禁又污又黄又爽的网站,18禁超污无遮挡无码免费网站,无遮挡十八禁污污网站免费